菜单

新郎愤而转身娶旧爱,有趣的婚礼

2019年10月6日 - 必赢56net手机版
新郎愤而转身娶旧爱,有趣的婚礼

图片 1
1
  今天是个好日子,三十岁的石坡就要成家啦!
  今天是九月九日,婚礼订到这一天,取长长久久之意。很多新人把这一天当成良辰吉日,婚礼佳期。
  石坡的父亲石敬轩、母亲邱智慧,刚从乡下教师岗位上退休,就急着抱孙子呢。说起儿子石坡,老俩是十分骄傲,三年前儿子从北大经济管理系毕业,他们就催儿子赶快恋爱结婚。可是石坡立志先创业后结婚,果然在一家销售公司打工一年,就辞职创办了自己的腾飞销售公司。当经理一年后,就遇上了自己喜欢的姑娘田晶,谈恋爱一年就在他们的催促下同意结婚了。
  九月九日上午九点九分,石坡带着浩浩荡荡的花车队伍,出发去幸福小区接新娘子田晶。车队行在路上,石坡突然接到田晶怒气冲冲的电话:“石坡,液晶电视你到底买了没有啊?”石坡原本以为拖到了结婚当天,这马虎眼就算是打过去了,却想不到田晶这时候了还在记挂这档事儿。
  他赶忙解释说:“晶晶,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千万别为这点小事生气啊!我头都磕下了,还会少你这个揖吗?这个月底,月底我保证……”
  “保证有个屁用?不买电视咱这婚就别结了!”电话啪地被挂断了。石坡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石坡喜欢田晶漂亮时尚,又会撒娇,却也执拗任性,说一不二,恋爱期间石坡总是忍着让着,谁叫咱喜欢人家呢。撒娇发嗲与坏脾气使性子倒也相辅相成。
  车子一溜烟开到幸福小区,F楼三单元门口,田晶的二姑田素娥沉着脸让石坡自己先上去。石坡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都到这份上了,就硬着头皮上吧。他故作轻松地让接亲的朋友等一下,自己上去把新娘背下来。
  十几辆花车按兵不动,石坡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五楼,敲开了门,石坡与岳父母打过招呼,就慌忙来到田晶的卧室。田晶面若寒霜,妆没化,婚纱也没戴。石坡的火气腾地一下上了天花板,但他还是强压抑着自己,低声下气小声地说:“我的乖晶晶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就饶我一命行不行?那液晶彩电你放心,我就是把公司卖了也要给你买来!”
  田晶嘿嘿冷笑了两声:“这话你给我说过一百回了,上回咱俩一起去看的电视,你就保证说结婚前买来……昨晚若不是我去了趟婚房,还以为你都买了呢!”
  石坡急得直抓耳挠腮:“我的银行卡不还在你手里吗?上面有多少钱你不是不知道。今天咱不还要收一笔份子钱吗?摆完宴席,下午咱们就去买行不行?”
  “不行。一会儿我的姐妹都要去看婚房,那里摆着一台破彩电,不让人笑死!”
  石坡坐在床沿握着田晶的手,软磨硬泡,好话说了一火车,两个小时过去了,田晶就是死活不吐口。石坡厚着脸皮给她戴婚纱,却被她一把扯下来,拽住石坡的胳膊又是掐又是打。石坡左闪右躲,一不小心脑门磕在了墙角上,眼一黑腿一软,差点倒在地上。田晶却不管石坡死活,扑到床上放声大哭起来。哎呀,楼下接亲的亲友听见哭声,这算咋回事啊!石坡转身出去求丈母娘章敏:“看在亲朋好友都在等的份上,妈,您就去劝劝晶晶,赶快装扮起来……”
  田晶母亲章敏板着一张脸:“我这闺女任性惯了,我和她爸的话都不管用……我不管!”说完一转身进了另一个房间。石坡万般无奈,厚着脸皮再去求田晶,田晶就一句话:“今天不见液晶电视,我就不出这个门!”
  石坡只好打电话给父亲,石敬轩和妻子乘车赶来,和亲家面商此事,还没商量出一个结果来,却接到酒店打来电话问:“快十一点了,到底什么时候开席啊?要赶紧,接下来还有别的新人要摆席呢!”石敬轩夫妻要回酒店招待亲朋,临走对亲家保证:婚宴散了就去买回液晶电视!亲家答应去劝劝女儿。
  石坡在田家的客厅里直直地站着,用手抚摸着额角撞出来的红包,心里感觉十分酸楚。他一个北大才子,也是堂堂七尺男儿,为了结这个婚,父母拿出了全部积蓄不算,还背了二十万元的债,而自己为了装修,三个月没好好睡一晚,可田晶竟然从没有满意过,衣柜嫌不够档次,婚床嫌买了水货……临了临了,到结婚这一天,因为一台液晶电视还闹成这样……想到这些,石坡悲从中来……
  这时,岳父母从田晶卧室出来,显得很无奈的样子说:“小坡,不行婚宴往后延俩小时,你再回去想想办法……”石坡委屈的泪水忍不住流落下来,他用袖子一擦,转身走到田晶卧室,站在田晶面前,面色铁青着一字一顿地问:“我最后再问你一次,这婚你是结还是不结?结,就赶紧化妆,我背你下楼;不结,别后悔!”
  田晶目光凌厉地盯着石坡:“石坡,你是北大才子,就这么点能耐?婚前我的要求你都不能满足我,婚后我还敢指望你吗?告诉你,有能耐你就使去,我田晶还真就不是吓大的!”
  石坡盯了田晶足足有一分钟,田晶也虎视眈眈!石坡突然冷静了下来,他二话不说,毅然转身出去了……田晶暗暗得意,心想石坡肯定是去借钱买电视了。从前她跟他闹,闹十次石坡输十次……石坡每每都哀叹: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,男人永远是输家!
  2
  石坡赌着一口气下楼,走到花车前一挥手说:“去健康路康欣小区!”
  伴郎以及来接亲的石坡公司的员工,还有婚庆公司的摄像,见石坡孤身一个人下来,新娘没跟着,还要接亲队伍去健康路,这是演的哪一出戏呀?众人面面相觑,石坡又大喊了一声:“我说去健康路康欣小区!”一行人不解地钻进轿车,一队花车浩浩荡荡地直奔健康路。
  花车停在康欣小区六号楼下。石坡敲开了三单元401室的屋门。开门的是石坡的老朋友万晓钟。她愣了一下,狐疑地问:“你不是今天举行婚礼吗?”
  石坡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两眼噙着泪说:“晓钟,我知道我今天这样做对你很不公平……是我瞎了眼,放着你的好视而不见,只想着她的娇媚。请你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……我求你今天答应嫁给我,我会对你好的,一生一世……”
  万晓钟赶忙拉起石坡进到屋里,温柔地说:“坡哥哥,婚姻可是大事!你忘了你取笑我的话了吗?‘万晓钟——玩笑中’,今天可不是开玩笑的日子啊!”
  石坡泣不成声,他哽咽着大致讲了刚才在田家的经历。万晓钟勇敢地上前,将石坡紧紧地拥在怀里,她咬着石坡的耳根悄悄地说:“坡哥哥,你知道在你来这里之前,我在想什么吗?我想到了你和田晶的名字!好奇怪,你俩的名字连起来竟然是‘石破天惊’!”
  “对!我今天就要做一件石破天惊的事!但必须你配合才能完成!”石坡捧起万晓钟的脸,紧紧地吻住了她。半晌,万晓钟才挣脱了,羞怯地答应说:“好,我答应嫁给你,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幸福彼岸,我就赌一把啦!”
  石坡大学毕业那年回到济源市,一穷二白地留在市里打拼,他做了一年的那家销售公司,万晓钟是他的同事,他们很快就成为无话不谈的红颜、蓝颜知己,一起跑过业务,曾经为省午饭钱,他们一起躲在立交桥下吃鸡蛋煎饼。相处一年,凭感觉,石坡知道万晓钟喜欢自己。没遇见田晶之前,石坡也就跟万晓钟兄妹称呼着,一起吃个饭,看场电影,再或者万晓钟拎着菜来石坡租的公寓给他煮个海鲜汤。一年后,石坡自己开了公司,万晓钟也跟着过来当上了助理。有一次,石坡故作神秘地对万晓钟说悄悄话:“我爱你!玩笑中!”万晓钟羞怯地嗫嚅道:“真的吗?”石坡哈哈大笑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他只好用笔在A4纸上写了“万晓钟——玩笑中”递给她。万晓钟不依不饶,用一双粉拳捶着石坡的背说;“坡哥哥,我就盯着你,你不娶我就不嫁人……一直赖着你!”其实,万晓钟小石坡两岁,二十八岁的老姑娘不嫁人,也真难为她了!如果生活里没有意外出现,石坡顺理成章娶万晓钟为妻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  一年前,万晓钟好几次暗示石坡,自己已经是二十七岁的剩女了,石坡还跟她开玩笑:“革命尚未成功,剩女自当努力,要做‘剩斗士’!”石坡看得到万晓钟眼里的失望,但那时他觉得自己还没想好要结婚。
  两个人在一起尽管形影不离,好得像亲兄妹一般,但就是心与心还没有碰撞出火花,彼此心里装着彼此,但最多停留在相互暧昧不会翻脸的友好层面。爱情的事往往就是这样奇妙,说没有结婚的勇气,是因为还没遇到那个足以让你燃烧的人。
  去年三月十四日那天,石坡在十三路公车站等车,一个头顶光秃秃的“地中海”男人,手里捧着一束红玫瑰跟一个漂亮姑娘拌嘴,他说为了她,他几乎成了奴隶,挖空心思为她找浪漫,弄得每月的14号都成了情人节……那男人见石坡看他,说:“今天是白色情人节,你知道吗?”石坡还没来得及回应什么,那姑娘突然过来拉着他的手就走,她还故意说:“你怎么才来?不是约好的两点吗?来了看到我也不吱一声!”
  这位姑娘就是田晶,她被“地中海”马拉松似的追求一年多了,她始终没有答应和他订婚,现在又被纠缠,急中生智拉石坡为自己解围。石坡也的确有令“地中海”自惭形秽知趣而退的优越条件,才华横溢,高大英俊,气度不凡。石坡是女人公认的视觉系男人,走在人群里,总显得鹤立鸡群。
  看女孩子从来都先关注三围。田晶在石坡的公司出现一周后,万晓钟主动辞职了。她跟石坡私下说,自己要好好努力把自己嫁出去,再嫁不出去就真的成为“黄金剩斗士啦……”石坡不是不留恋,不是不愧疚,只是男人都喜欢美女,田晶鬼魅精灵,七窍妩媚,石坡读书破万卷,才子佳人情节在心田葳蕤繁茂,盘根错节。于是跟万晓钟真的成了“玩笑中”人了,三年来两个人连手都没拉过,心里那点若有似无的情愫无声无息地就崩断了,跟田晶却星火燎原,当天晚上就一起吃饭,饭后田晶就献出了初吻,日后女孩子的防线更是一点点对石坡开放,两个人干柴烈火一年不到就烧到谈婚论嫁。
  3
  石坡与田晶恋爱不到三个月,田晶就领着石坡去见了自己的父母,他们开始并不是十分满意石坡,嫌弃石坡的家在太行深山之中,多见石头少见人,父母都是小学老师,家庭条件很一般。但是田晶之前有“地中海”男人的倒胃口追求,和石坡的相貌比较,简直是晏婴与潘安的差距,正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她宁死不听父母的劝阻,于是田晶的母亲章敏提了一个苛刻的钢性条件:石坡必须在市里买一套一百四十平米的单元楼房。
  真乃中国特色!正是城市丈母娘对房子的刚性要求,促成了中国持续走高的房价。男人是铁女人是钢,丈母娘更是特种钢。没办法,要想娶媳妇,只能满足丈母娘的买房条件。
  今年初,石坡回到乡下父母身边过年,跟父母说了女方的条件,父母把家中的全部积蓄拿出来,又向亲朋好友借了一点,凑成二十万元给石坡,刚好够首付。春节后石坡回到市里,与田晶一起选中一小区,按揭买了房,做了房奴……石坡觉得自己立刻老了有十来岁。
  有了房子还要装修,田晶要求装成欧式风格的,家具要红木的,结婚典礼的酒店要订上档次的,两家亲朋酒席需要二十桌,每桌酒席不得少于五百元。还有彩礼钱,不能少于十万……每天睁开眼,石坡就害怕面对田晶,田晶心里装了太多豪华婚礼样板,张口就说:“我们公司王巧儿的钻戒是金铂利的……马慧慧的婚纱照拍的是8888的……”石坡觉得自己像一粒黄豆,被田晶榨出油来,榨得没油了,还一再使劲榨……买进口地板时钱不够,正急得团团转时碰上了万晓钟,万晓钟二话没说借给石坡五万元。石坡从万晓钟手里接过钱,嗫嚅了好半天,语不连贯地说:“早知道……不如……”终究留了半句话在肚子里。最后,石坡还瞒着自己的父母,贷款十万元给田家送去结婚彩礼。蒙在鼓里的父母还直夸城里人就是开明,现在农村姑娘出嫁,最少也要五万元彩礼呢。
  石坡结婚前一天,万晓钟给他发来一条短信:“坡哥哥,你的婚礼我就不参加了,我怕我会忍不住哭……我用快递给你寄去一对情侣表做结婚礼物,希望你珍惜来之不易的婚姻……”田晶知道是万晓钟送的,还冷嘲热讽说:“她那样的,不找个人暗恋,怎么面对自己的单身啊?”
  田晶所谓的刀子嘴豆腐心,却从来口不留德,刻薄不饶人。在她面前,石坡常常觉得喘不过气来,他越来越意识到漂亮的脸蛋不如善良贤惠。只是,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,都谈婚论嫁了,石坡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了。
  4
  石坡万万没有想到,田晶竟然离谱到到了婚礼当天还为一台液晶电视跟他谈条件,霸王硬上弓。如果换成万晓钟,会做出这种不近情理的事吗?石坡心里的一处暗室突然就被打开了,里面珍藏的全是万晓钟的种种温柔和贤惠……突然很想念那双娴静的深潭一般明净的目光……万晓钟恰好与田晶相反,她从来不会争抢,从来不会强迫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……她的爱像山涧清湛的小溪,细水长流……
  当石坡牵着没穿婚纱,素面朝天的万晓钟出现在花车前时,他的好哥们大吃一惊,也认出原来就是石经理的原助理万晓钟,纷纷伸出大拇指说:“哥们,你不愧是北大的才子,真牛,结婚还有备胎、替补队员……”
  石坡深情地看了万晓钟一眼,幽幽地说:“是我瞎了眼,放着珍珠不要,要了粒死鱼眼睛……”

9月9日是个好日子。取“长长久久”之意,很多新人把这一天当成良辰吉日、婚礼佳期。

(接亲现场)

一家销售公司的经理季彬和女友张佳颖也把好日子定在这一天。早上7点,季彬带着浩浩荡荡的花车队伍,出发去接新娘子张佳颖。

新娘:液晶电视你到底买没买?
新郎:“这个月底,月底我保证……

路上,季彬接到张佳颖怒气冲冲的电话:“季彬,液晶电视你到底买没买?”

新娘:保证有个屁用?不买电视咱这婚就别结了!
新郎:“姑奶奶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就饶我一命行不行,那液晶彩电你放心,我就是砸锅卖铁卖肾卖血也给你买来!”

季彬原本以为拖到了结婚当天,这马虎眼就算是打过去了,却不想张佳颖这样不依不饶。他解释:“这个月底,月底我保证……”

新娘:“这话你给我说过多少回了,上回咱俩一起看的电视,你保证说结婚前买来,昨晚若不是我去了趟婚房,还以为你都买了呢!”

“保证有个屁用?不买电视咱这婚就别结了!”电话啪地被挂断了,季彬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新郎:“我的银行卡不在你手里吗,上面有多少钱你不是不知道。今天咱不还收份子钱吗,摆完酒,下午咱们就去买行不行?”

张佳颖比季彬小5岁,漂亮时尚,却也任性,说一不二,季彬总是忍着让着,谁叫咱喜欢人家呢。老牛吃嫩草,就要忍受嫩草撒娇发嗲坏脾气。

新娘:“不行。一会儿我的姐妹都要去看婚房,那摆着一台破彩电,不让人笑死!”
(软磨硬泡,两个小时过去了)

车子一溜烟开到小区,单元门口,张佳颖的二姑沉着脸让季彬自己先上去。

新郎求丈母娘:“看在亲朋好友都在等的份上,妈你给我这点面子……”

季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都到这分上了,硬着头皮上吧。他故作轻松地让接亲的朋友等一下,自己上去把新娘背下来。

丈母娘:“你们的事,我不管!”(一转身躲了)

十几辆花车按兵不动,季彬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五楼。敲开门,季彬跑进张佳颖的卧室。张佳颖面若寒霜,妆没化,头上的婚纱也没戴。

新娘:“今天不见液晶电视,我就不出这个门!”

季彬的火腾地上了房,但他还是低声下气小声说:“姑奶奶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就饶我一命行不行,那液晶彩电你放心,我就是砸锅卖铁卖肾卖血也给你买来!”

(眼瞅着就到11点了,酒店打电话问到底什么时候开席,要赶紧,接下来还有新人要摆桌呢)

张佳颖冷笑了两声:“这话你给我说过多少回了,上回咱俩一起看的电视你保证说结婚前买来,昨晚若不是我去了趟婚房,还以为你都买了呢!”

新郎(面色铁青一字一顿):“我最后问你一次,这婚你是结还是不结?结,就赶紧化妆下楼;不结,别后悔!”

季彬急得直搓手:“我的银行卡不在你手里吗,上面有多少钱你不是不知道。今天咱不还收份子钱吗,摆完酒,下午咱们就去买行不行?”

新娘(目光凌厉):“告诉你,有能耐你使去,我还真就不是吓大的。”
新郎(一口气下楼,走到花车前一挥手):“去裕华路!”

“不行。一会儿我的姐妹都要去看婚房,那摆着一台破彩电,不让人笑死!”

(众人面面相觑)新郎:“我说去裕华路。”

季彬软磨硬泡,好话说了一箩筐,两个小时过去了,张佳颖就是死活不吐口。季彬厚着脸皮给她戴婚纱,却被她一把扯下来,拉住季彬又是掐又是打。季彬一躲,脑门正好磕在墙角上,眼一黑腿一软,差点跪到地上。张佳颖却不管季彬死活,扑到床上,放声大哭起来。得,楼下接亲的众人听见哭声,算咋回事啊!

(新郎敲开了一小区801室的门,开门正是旧爱)

季彬转身出去求丈母娘:“看在亲朋好友都在等的分上,妈你给我这点面子……”

旧爱:“你不是今天举行婚礼吗……”

张佳颖母亲板着一张脸:“你们的事,我不管!”说完一转身进了另一个房间。再去求张佳颖,她就一句话:“今天不见液晶电视,我就不出这个门!”

新郎(扑通一声跪在地上):“我知道我今天这样做对你很不公平,是我瞎了眼,放着你的好视而不见,只想着吃嫩草。请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……我求你今天嫁给我,我会对你好的,一生一世……”

眼瞅着就到11点了,酒店打电话问到底什么时候开席,要赶紧,接下来还有新人要摆桌呢!

(新郎泣不成声,大致讲了刚才的经历)

季彬在张家的客厅里直直地站着,额角撞出来个红包,他也是堂堂七尺男儿,为了结这个婚,家里拿出了全部积蓄不算,还背了债,而自己为了装修,三个月没好好睡一晚,可张佳颖就从没满意过,这个嫌不够档次,那个嫌买了水货,临了临了,到结婚这一天,因为一台电视还闹成这样……想到这些,季彬悲从中来,走到张佳颖面前,面色铁青一字一顿地问:“我最后问你一次,这婚你是结还是不结?结,就赶紧化妆下楼;不结,别后悔!”

旧爱:“好,我就答应嫁给你!是刀山火海还是幸福彼岸,我就赌一次!

张佳颖目光凌厉地看着季彬:“季彬,告诉你,有能耐你使去,我张佳颖还真就不是吓大的。”

(新郎牵着没穿婚纱的旧爱出现在花车前)亲友团大吃一惊:“哥们儿还是你牛,结婚还有替补队员!”

季彬盯了张佳颖足足十秒钟,转身出去。张佳颖暗暗得意,心想季彬肯定是找钱买电视去了。从前她跟他闹,闹十次季彬输十次,恃宠生骄,屡试不爽。

新郎:“是我瞎了眼,放着珍珠不要,要了粒死鱼眼睛……”

却不想季彬一口气下楼走到花车前一挥手说:“去中山路!”

司仪:“先生,小姐,你们愿意结为夫妻吗?”
新郎:“我愿意!”
旧爱:“我愿意!”

伴郎、来接亲的季彬的同事还有婚庆公司的摄像见季彬孤身一个人下来,新娘没跟着,还要去中山路,这是演的哪出戏呀?

新娘(闯进婚礼现场):“我可以不要液晶,你甩我不成!
我说你怎么那么硬气,原来是有了小三!我才是今天的新娘,她是个不要脸的第三者!”
(上去就给了旧爱一个耳光)。

众人面面相觑,季彬又大喊了一声:“我说去中山路!”

新郎(气不过,冲上去还了一个巴掌):“从现在起,旧爱是我的妻子了,你敢侮辱她一句,我就跟你没完!”

得,听新郎的吧,一行人不解地钻进花车,一队花车浩浩荡荡地奔往中山路。

旧爱(拉住新郎,很平静):“我没有做你们婚姻的第三者,我自信我爱他一点都不比你少。我爱的是他这个人,不是房子,不是钻戒,也不是液晶电视!”

新郎另找旧相识,

旧爱:“今天我跟他结婚是仓促了些,但是我不在意,我是真心爱他的!我相信我们能过得幸福。”

跪求你今天嫁给我

(新娘哭着跑出酒店,其家人掀了两桌酒席,被酒店保安拉了出去。)

花车再次停在一个小区的楼下。季彬敲开了某一户的门,开门的是季彬的旧友汪婷。她愣了一下,说:“你不是今天举行婚礼吗……”

(婚礼过后,新娘打电话道歉、后悔)新郎: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。覆水难收,死心吧!”

季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说:“汪婷,我知道我今天这样做对你很不公平,是我瞎了眼,放着你的好视而不见,只想着吃嫩草。请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……我求你今天嫁给我,我会对你好的,一生一世……”

新娘:“你根本就不爱旧爱,你不过是想报复我!”

季彬泣不成声,大致讲了刚才的经历。汪婷拉不起来季彬,她也跪了下去,拥着季彬哭。半晌,汪婷拉着季彬的手说:“好,我就答应嫁给你!是刀山火海还是幸福彼岸,我就赌一次!”

几天后,新郎新娘来到民政局,把结婚证换成了离婚证。然后,新郎和旧爱领了烫金的结婚证。

季彬大学毕业,一穷二白地留在这个城市打拼,是标准的“牛奋男”,像牛一样勤奋奋斗的男人。他常说的话是:“拼爹游戏咱玩不起,只能靠自己!”

新郎:你说的对,我的确是为了报复你才娶了旧爱。可她更爱我又识大体,

汪婷是季彬很多年的好友,曾在同一家销售公司跑过业务,为省午饭钱,他们一起躲在立交桥下吃卷饼。凭感觉,季彬知道汪婷喜欢自己。没遇见张佳颖时,季彬也就跟汪婷暧昧着,一起吃个饭,看场电影,再或者汪婷拎着菜来季彬租的公寓给他煮个海鲜汤。如果生活里没有意外出现,季彬顺理成章娶汪婷也未可知。

汪婷好几次暗示季彬自己已经是27岁的剩女了,季彬还跟她开玩笑:“革命尚未成功,剩女自当努力,要做‘剩斗士’!”季彬看得到汪婷眼里的失望,但那时他觉得自己还没想好要结婚。

但往往是这样,说没有结婚的勇气,是因为还没遇到那个足以让你破釜沉舟的人。

3月14日,季彬在公车站等车,一个“地中海”(头顶光光)男人捧着一束蓝玫瑰跟一个漂亮女孩吵架,他说为了她,他几乎成了“节奴”,挖空心思为她找浪漫,弄得每月的14号都是情人节……那男人见季彬看他,说:“今天是白色情人节,你知道吗?”季彬还没来得及摇头,那女孩突然拉着他的手就走,她说:“你怎么才来?看到我也不吭一声!”

女孩就是张佳颖,她不喜欢“地中海”,拉季彬当了垫背的。季彬也的确有垫背的条件,高大英俊。季彬也不否认自己是视觉系男人。

张佳颖在季彬的公司出现一周后,汪婷辞职了。她跟季彬说,自己要好好努力把自己嫁出去,再嫁不出去就成“黄金剩斗士”,不,是最高级别的剩女——“齐天大圣(剩)”了。季彬不是不留恋,不是不愧疚,只是人都喜新厌旧。张佳颖鬼马精灵,能说会玩,季彬也是一个俗人。于是跟汪婷那点若有似无的情愫断了,跟张佳颖干柴烈火一路烧到谈婚论嫁。

季彬拜访过张佳颖的父母,他们并不是很满意季彬:季彬的家在小县城里,父母都是老师,家庭条件一般,用网络流行语来说:拼爹游戏都过不了第二关。

但是张佳颖正被爱情冲昏头脑,于是她母亲提了个刚性条件:买房。

中国房地产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顾云昌说,是丈母娘对房子的刚性要求促成了中国持续走高的房价。男人是铁,女人是钢,丈母娘更是特种钢。没办法,要想娶媳妇,能满足特种钢的就是房子。

新年,季彬回家跟父母说了女方的条件,父母把家中积蓄拿出来,又向亲朋好友借了些,凑成15万元给季彬,刚好够付首期。

季彬回来办按揭买了房。做了房奴,季彬觉得自己立刻老了七八岁。

结婚要大操大办的话,多少钱也不够往里填。装修要欧式风格的,家具要实木的,酒店要订上档次的。

每天睁开眼,季彬就害怕面对张佳颖,张佳颖张口就说:“我们公司王爽的钻戒是金铂利的……马芳芳的婚纱照拍的是8888的……”季彬觉得自己像一粒黄豆,被女友榨出油来,榨得没油了,还一再使劲榨。

买进口地板时钱不够,正急得团团转时碰上了汪婷,汪婷二话没说借给季彬5万元。他抱怨女友见钱眼开,为结婚,他几乎成了一穷二白的“白奴”了。

分手时,季彬看着汪婷好半天,说:“早知道……不如……”

终究什么也没说。

季彬结婚前一天,汪婷给季彬短信:“你的婚礼我就不去了,我怕我会忍不住哭!”

汪婷快递给季彬一对情侣表做结婚礼物。张佳颖知道是汪婷送的,冷嘲热讽:“她那样的,不找个人暗恋,怎么面对自己的单身啊?”

张佳颖一张嘴从不饶人,在她面前,季彬常常觉得喘不过气来。

只是,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,都谈婚论嫁了,打掉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了。

季彬万没想到,张佳颖离谱到到了婚礼当天还为一台电视跟他谈条件。

如果换成汪婷,会有这种事吗?季彬想到汪婷的种种好,突然很想念那双娴静的目光。

张佳颖说自己是“三不女”:不善良、不等待、不言败;

汪婷却恰好相反,她不会争抢,也不会强迫他做他不愿意的事,她的爱像小溪,细水长流……

婚礼盛宴闹翻天:

是谁毁了我们的婚姻

季彬牵着没穿婚纱素面朝天的汪婷出现在花车前时,季彬的哥们大吃一惊,说:“哥们儿还是你牛,结婚还有替补队员!”

季彬深情地看了汪婷一眼:“是我瞎了眼,放着珍珠不要,要了粒死鱼眼睛……”

婚庆公司的人也算见多识广,却没见过这么无理取闹的新娘,也没见过这么当机立断嘎嘣脆的新郎。他们说替补新娘的婚纱与化妆都不要钱了,友情奉送。对付那种想嫁印钞机的女人,就得这样给她点颜色看看。

花车到酒店时,酒店还是有些兵荒马乱,亲友们窃窃私语,司仪跟工作人员忙着换婚庆板上的字。

一切就绪,季彬把戒指戴到汪婷无名指上时,汪婷的眼泪又涌出来了。司仪问:“季彬先生,你愿意娶汪婷小姐为妻吗?”

“我愿意!”季彬说这话时,声音是颤抖的。

司仪问汪婷,汪婷的声音不大,却很坚定:“我愿意!”

张佳颖那边还在等季彬买液晶电视再来迎亲呢,结果干等不见人影,张佳颖给季彬的朋友打电话,季彬的朋友没好气地说:“季彬啊,正结婚呢!”

张佳颖跟她家人冲进婚礼现场,再显“三不女”本色,大声嚷嚷道:“我可以不要液晶,你甩我不成!”她指着季彬骂:“我说你怎么那么硬气,原来是有了小三!”说完又冲着来喝喜酒的嘉宾说:“我才是今天的新娘,她是个不要脸的第三者!”上去就给了汪婷一个耳光。

季彬气不过,冲上去还了张佳颖一个巴掌:“从现在起,汪婷是我的妻子了,你敢侮辱她一句,我就跟你没完!”

汪婷上前拉住季彬,很平静地对张佳颖说:“我没有做你们婚姻的第三者,我自信我爱季彬一点都不比你少。我爱的是他这个人,不是房子,不是钻戒,也不是液晶电视!”

汪婷又接着说:“今天我跟季彬结婚是仓促了些,但是我不在意,我是真心爱他的!我相信我们能过得幸福。”

季彬紧紧地拥住汪婷,眼泪一滴一滴地掉下来。张佳颖哭着跑出酒店。张家人掀了两桌酒席,被酒店保安拉了出去。

听季彬讲了发生在婚礼当天的事,亲朋好友为季彬的果断鼓掌叫好,说张佳颖这是自作自受。

婚礼过后,张佳颖几次三番打来电话,道歉,后悔,季彬只说了一句话: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。覆水难收,死心吧!”

张佳颖恶狠狠地说:“你根本就不爱汪婷,你不过是想报复我!”

季彬笑了,他不想说什么,张佳颖还是那么自以为是。在这段日子里,身边有汪婷陪伴,不用做“辣奢族”事事讲求名牌,不用去高消费的饭店吃饭,穿棉布衣,吃路边摊,感觉真的很舒服。

9月28日,季彬、张佳颖两人来到民政局,他们的结婚证变成了离婚证。第二天,季彬与汪婷领了结婚证。

贫贱夫妻百事哀,爱情可以风花雪月,婚姻却要柴米油盐,这原本无可厚非。但凡事要有度,如果只认“钱”不认“人”,如果因为一台液晶电视就不肯上花车,把物质凌驾于两人的感情之上,新郎真能娶这样的女子,共赴白首之约吗?石家庄“牛奋男”季彬不但响亮地给出了一个“不”字,还惊世骇俗地改变了婚礼的走向……

是的,生活的幸福与否,跟有没有一台液晶电视一点关系都没有

1.幸福不是你房子有多大, 而是房子里的笑声有多甜。

2.幸福不是你开多豪华的车, 而是你开着车平安到家。

3.幸福不是你的爱人多漂亮, 而是你爱人的笑容多灿烂。

4.幸福不是你听过多少甜言蜜语, 而是你伤心落泪时有人,
对你说:没事,有我在。

做女人最可贵的,是“莫欺少年穷”。如果不嫌弃男人年轻时候的穷苦,愿陪他走过人生最艰苦的岁月,这样的女人千万不能错过。

而做男人最可贵的,是“莫嫌女人丑”。男人在辉煌的时候大多志得意满,觉得要选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才配的起自己,却不知美丽容颜容易变,唯有人心最可贵。为了一个貌美的骄傲“公主”而放弃了真正爱你愿意陪伴你的“灰姑娘”才是最大的愚蠢!

所以说,女人懂相守,男人懂感恩,才是一辈子!

作为男人,不能让一个能把自己终身幸福都押在你身上的女人输,因为你输不起,爱你的那个女人更输不起!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