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

幻路(意气风发卡塔尔_1500字_作文网

2019年11月5日 - 必赢56net手机版

  树林阴翳,光柱飞舞。夕阳下灰尘翻飞,清晰可见。风灌满他的白袍,如蝴蝶般飞舞。

  火渊的风带着炽热的感觉,天空飘动的白云,树林间隙飞舞着光束,宫殿在缥缈中若隐若现。

  五王子,到了。”侍卫语气明显流露出畏惧,他们摸不清这位王子的脾气,可明白王对他的重视,这耗时费力的宫殿专门为他建造,可见他在王心目中的地位。

  小小的身影一片落寂,树影低垂。声音冷冷的:“我是不会去的!”

  “哥哥们好,我是罹琰。”他语气中没有一丝温度,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宫殿里一片繁华,珍奇异宝随处可见。连远古的玉剑也可以看见,可见王的煞费苦心,罹琰的心里还是暖暖的。

  他对上父王冰冷的双眸。

  当所有人,看清罹琰身上穿的是白金铠甲时,都瞪大了眼睛。在火渊只有两个人能穿白金铠甲,一个是王另一个是下一代的王。罹琰穿着白金铠甲那他会是谁,不言而喻。

  他已经换上了白金铠甲,棱角分明的双脸,白金衬托他的王者霸气,既然回来了他不想让自己给父王丢脸。

  一片沉寂……

  “三哥你来了。”罹琰淡淡的说。

  他把所有的人都人都打发出去,一个人在这空旷的宫殿,一种原始的寂寥。

  “那,别怪我了。罹琰你明白没有任何幻术,你的结果。我不可能看你死在我面前,你就在万蛊之窟想明白了再告诉我。”

  昊煜不好意思的搔搔头,显然他是第一次来这里。

  门被风吹得“吱,吱”作响,他如狼一样警惕的看着门,然后他轻轻上扬嘴角。

  罹琰只是沉默,他不能否认父亲的话,这个世界只配强者生存。他只是没想到一向宠溺自己的父亲会让人把自己扔到万蛊之窟,那样可怕的地方,罹琰这种常年与毒接触的人也不敢轻易涉足。那里的蛊虫是出了名的可怕,每个小小的虫子上面那种奇毒,是所有人不能想象的奇迹。

 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昊煜,看来昊煜是有靠山了。以后也不能小觑。

  “出来吧,不然我叫人了。”

  可罹琰的父亲——冕晰战竟可以强大到控制那种地方,虽然火渊之王已经是深不可测,可罹琰还是没想到父亲竟会隐藏如此实力。可他更没想到到的是冕晰战的实力又岂会只有这些……

  罹琰刚想坐下,便被侍卫带到另一个地方。那里用天鹅绒铺席,各种宝石点缀,将阳光反射,让罹琰显得光彩照人。

  “别,我出来。”

  万蛊之窟里蛊虫遍布,它们肆意撕咬着罹琰的身体,那种疼痛由骨髓发出遍布全身,罹琰可以清楚感受到每个毛细血管阵阵刺痛,蛊虫的奇毒。他明白只要自己向父亲求饶父亲马上派人救他出去,可他不想成为父王控制的工具,那怕是死他也要自由。罹琰伸手罹琰蹲坐在冰冷的地上,他睁大双眼,只有黑暗,吞噬希望的黑暗。费力在一片漆黑中寻找自己的位置,他凝神在虚无中听取声音。忽然,一阵

  罹琰蹙眉,他轻轻招手。侍卫上前,他低声说:“把所有的东西撤了,我和我三哥一样。”

  一个怯怯的男生,身上穿着破旧的白银铠甲,看样子要比自己大几岁。

  疼痛再一次把他折磨地昏厥,脑海一片漆黑,他甚至可以感受到生命的流逝,他只是慢慢闭上双眼,直到世界彻底变黑。

  “这?”“怎么?你有问题。”“不敢,不敢。马上撤”

  “你是谁?怎么进来的?”语气中一种骇人的威严。

  温和的阳光跳动,清风徐来空气中香甜的滋味溺人心脾。树影摇动,蓝穹万里。

  昊煜不解的得问罹琰:“五王子,你这是干什么?那可是宝贝!如果王这样对我,哪怕一次,我死也值了。”他呆呆的说。

  “我,我……”

  他奋力睁开自己的双眼,阳光暖暖的,他一抬头看见如剑拔出峭的父王站在窗前。

  “别叫我五王子,我是你弟!你是三王子。”罹琰生气的说。

  侍卫似乎发现了什么,迅速包围了房间。

  他费力的再一次躺下,静静地,他不知道要和父王说些什么,不管发生什么他都是自己的父王!

  昊煜的嘴角露出一抹苦笑:“除了你没人把我当三王子。”罹琰不说话,他明白昊煜的伤心,在火渊的这几天他看清了这些人的嘴脸,昊煜这些年活的很苦。

  “王子怎么了,我们要不要进去?”侍卫恭敬的说。

  “你醒了,到底有没有想好。”声音中有种不易觉察的心痛。

  “王到!”远处传来豪迈的声音。

  “没事,不用进来。”

  “除非我死。”

  所有人都跪下了,除了罹琰,他依然站立。在他身旁昊煜拉了拉了罹琰铠甲,罹琰没有动。

  “是。”

  “来人,好好照顾五王子。”

  大王子晟炽烈他瞳孔一紧,罹琰腿上的铠甲瞬间变成了碎片,腿开始滴答滴答的流血,血腥味弥漫,压抑的让人窒息。

  “你到这来干什么?说!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快叫巫女来。”父王喊着,昊煜则挡在罹琰与晟炽烈中间,唯恐他再伤害罹琰。不过,所有人都十分惊讶,巫女只给王治疗,王看来真的想让罹琰继承王位。

  那个男生明显吓了一跳,他甚至要瘫倒在地上。

  罹琰是火渊的五王子,他从小在黑雾湮霖里长大,从来没有回到过火渊。甚至他没有见过自己的四个哥哥。可现在父王让他回去,他知道父王想让他继承王位,哪怕他没有任何幻术,父王也要控制他。

  只是出乎晟炽烈意料,罹琰为什么没有跪下?他明明使用的是让他下跪的幻术,他如果消除了幻术,他不可能受伤,那,这又是怎么回事?

  罹琰心里涩涩的,好像看到那个刚到黑雾湮霖的自己。

  “王,我们做错了什么,你要杀了我们。”

  “父亲我没事。”罹琰腿上的肌肉正在快速的愈合,不一会他的伤口便被新生的肌肉所代替。冕晰战不解的看着罹琰,没有幻术他竟可以愈合的这样快。

  “我叫昊煜,我来这……”昊煜紧紧拿着一颗月明珠。

  外面一片乱糟糟的,罹琰轻轻睁开眼,他明显感受到刚才还虚弱的身体现在正在快速愈和。他的身体里到底隐藏了什么?

  冕晰战怒气冲天,他走到晟炽烈面前,扬起手。

  罹琰认出那是父王送给他的,可他不想难为昊煜。

  “外面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父亲我没事,不怪他。”罹琰走到父王面前,没再说一句话,只是与父王静静对视。

  只是昊煜,这个名字好熟悉。

  “回五王子,是王在处置几个罪人。”

  “你们都回去吧,罹琰你留下。”

  “放下月明珠,你便可以走了。”

  “扶我出去看看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停了一会,“你到底是谁,昊煜。”

  “这?”侍卫抬起头,看到罹琰的双眸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那种王者霸气让人不敢直视,那双眸幽深,沧桑。

  所有人都走了,气氛压抑到了极点。

  “我是,我是三王子”声音弱弱的。

  “是。”

  “罹琰,你有幻术对吗?”

  “三哥?”罹琰不禁蹙眉

  “王放过我们吧,求求你了。”

  罹琰不说话,他背对父王。

  罹琰听别人说过这三哥,昊煜的母后是父王最喜欢的姬妃,昊煜出生的时候夺走了他母后的命,为此父王冷落他,甚至没有把他当成儿子,他在火渊没有一点地位,他能活到现在全靠运气和自己与生俱来的强大幻术,他的幻术有时也跟他作对,会无法使出,他在火渊的日子更惨了。

  “杀你们不需要理由。”

  良久静默。

  “我不会放下这颗月明珠的,这是母后唯一留下的东西。”刚才还懦弱的男生现在变得坚韧。

  是啊,弱者没有权力支配自己的生死。

  “是,我有幻术。”

  罹琰笑了,看着吓得全身颤抖可死死抱着明月珠的男孩,昊煜做出准备抱头鼠窜的动作,罹琰又笑了。只从那件事后,他多久没笑了,自己已经不记得了。

  罹琰抬起头,他知道父王为什么杀他们,他们是看守罹琰的守卫,父王看他不回去恼羞成怒,想杀几个人出气。

  冕晰战大笑:“太好了,那你继承王位更顺利成章。”

  “你拿走吧。”

  父王不知道,他与这几个守卫早打成一团,他不想他们死。

  “父王,我只答应你回来,没答应你其他条件。”

  “我拿走了,我真的拿走了。”

  “来人,杀。”

  虽然罹琰明确告诉他,罹琰不会继承王位。可他却十分开心,并吩咐要在王宫为罹琰接风。他看到了黎明的曙光,好亮。

  “怎么?不喜欢那我拿回来了。”

  “住手,父王我跟你回去。”

  昊煜活像一个饿死的鬼,对着一切能吃的东西。罹琰笑了,昊煜是罹琰在火渊的一个牵挂。他才是一个14岁的孩子,对世界总有美好的憧憬。

  “喜欢,我喜欢。谢谢啊,除了你没有一个人对我怎么好。”

  “什么,你跟我回去?”语气中充满了难以置信。

  “罹琰,快过来这个好吃,啊!鸡腿。”罹琰无奈的笑了。

  罹琰轻轻的笑了,“来人,拿一套衣服放在门口。”

  “我跟你回去,你放了他们。”

  “别这样,形象!”昊煜使劲咽下吃的东西,抓了一碗酒便往下灌,辣的昊煜眼泪都出来了,罹琰终于憋不住了:“哈哈。”然后酒无情的喷在他的脸上。

  “是。”侍卫虽狐疑可不敢违背他的旨意。

  “好!”脸上绽开一个惊喜的微笑,只是他不明白,一向狠心的罹琰今天怎么了?

  罹琰默默洗了脸,发誓以后再也不在昊煜吃东西的时候笑他。不然受伤的是你的脸。

高一:张慧迪

  记得罹琰5岁的时候,冕晰战在一次偶然机会中得到一只烷古之蛇,罹琰那时刚刚接触毒,他想让罹琰更好了解毒。可罹琰刚看到这条蛇的时候,眼光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目光。可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刚才还活蹦乱跳的蛇,在一个瞬间变成一堆僵绳,只留下一片残影。做完所有一切,罹琰嘴角上扬一个弧度,邪邪的笑了。

  “我现在宣布罹琰是我的接班人,下一代的王。”话音刚落,便议论纷纷。有大臣进谏:“王这可是国家大事,怎么可以这样草率决定?再说大王子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,王三思啊!”

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冕晰战在他身上看到那个人的身影,他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伤心。那个人?尘封地记忆浮上心头,心痛。

  “王,我们希望大王子和五王子有一场比试。”

  罹琰将死蛇带到河边,轻轻拍动蛇的头,好像扶摩朋友一样。

  冕晰战青筋爆动,他紧咬牙关,双眼无声的扫视,一种骇人的威严。罹琰向前,他轻轻的说:“我同意比试,谁赢了谁当王,希望父亲同意。”

  “别装死了,快醒了。你真是太不小心了。下次可要小心了。”

  冕晰战明白这是罹琰要脱离他的控制,“我不同意!火渊之王是我,我说了算,谁再说一句话,死!”

  刚才还装死的烷古之蛇,现在好像打了兴奋剂。

  罹琰失落的摆摆头,所有人都想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,而罹琰似乎早就明白了高处不胜寒的无奈,他懂得隐藏自己,他会保护自己。他想可以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。“可还有可能吗?”他问自己。

  “快走,不然我也救不了你。”

  罹琰失落得回到宫殿,又一次失眠了。他起来爬到屋顶,琥珀的月垂在天空,皓月千里,星光隐没。孤独袭满全身,王者是不是都要忍受孤独,毕竟理解自己的人寥寥无几。既然选择了回来,那么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。

  烷古之蛇在罹琰身边转了三圈,“嗖”得一声便没了影。

  罹琰忽然转过头,向着黑暗的某个角落飞奔而去。罹琰怎么会没有幻术呢,他在10岁的时候便在黑雾湮霖成为蛇魔,他对毒已经如数家珍,他相信在幻术方面只有父王可以和自己相比,天下已没有毒可以伤害他。如果没有那件事,他也不会幻术尽失,他也不会沦落到被人威胁的地步。

  一个仅仅五岁的孩子,便有这么大的心机,长大了可了得。

  “你们怎么来了?黑雾湮霖里没出什么事吧?”

  水花拍打岩石,泠泠作响。雾气弥漫,一切飘渺。罹琰张开双眼,无奈。花在水中飘零,他是不是注定逃不掉?

  “蛇魔,万蛭之穴里的毒物都被捉走了,我们几个实在没能力抵挡他,他太厉害了。”

  龙马一路前进,他累了。一个14岁的孩子,到底为什么过早拥有沧桑?

  “什么?有人竟可以突破我的毒阵,那些毒物也都是人不能接触的,他是谁?他是怎么做到的?”罹琰心里充满疑惑。

  终于到了,那巍峨的宫殿让人震惊。可罹琰的眼中没有一丝欢喜。

  “他是王,他没攻破毒阵,用七祡香晕将毒物引出来,用迷香迷倒他们,将他们带回了火渊帝都洛赫。我们便跟到了这里。”

高一:张慧迪

  他们是罹琰救下的侍卫,他们没地方去,罹琰便叫他们守护黑雾湮霖,守护他的家,守护他的牵挂。

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“他没发现你们吧,你们没事吧。”

  “没发现,我们怎么救出那些毒物?”侍卫担忧地说。

  “你们先隐蔽起来,这事我处理。”

  “我们对不起你,你救了我们,我们一点也帮不了你。”侍卫跪下说。“我们无能。”

  “说些什么呢,你们是我的朋友。再说父王的能力也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。你们别乱想,我自己会处理好的。昇风照顾好他们,一个也不能受伤,不然拿你是问。”他温柔低沉地说。

  罹琰快速来到昊煜的房间里,他轻轻的敲门,昊煜警惕得问:“你是谁?”“我是罹琰,快开门。”

  “怎么晚了,你来干什么。”昊煜眨眨朦胧的双眼。

  “什么你让我找父王,我不想死。别开玩笑了。”

  “你帮我拖延一下,你帮我一下。我不能看我的朋友死,我会感激你的。我求你了。”昊煜惊得一抬头,罹琰求他了,罹琰从不求人,昊煜的心一凉,罹琰是他心里得神,他的神有难他怎么可以逃呢。

高一:张慧迪

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相关文章

标签: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