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

寒雪飞剑

2019年11月5日 - 必赢56net手机版
寒雪飞剑

  一阵风吹来,我只觉得如刀割一般。在这山间小路上,我已经走了几个时辰,却一个人也没有见到。我有点渴,但是河水都结成冰了。终于,我看到了一座残破的古庙。我来到古庙里,寻了一个角落坐着,我需要休息一下。不一会,天空中下起了鹅毛大雪。    我在古庙里待了半个时辰,只觉得又渴又饿,但是我一点办法也没有,谁让我孤身一人来到了这山林中,而且天还那么冷。我不想坐以待毙,我准备起身去找点吃的。我站起身来,缓缓走向古庙门口,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笑声。我抬头一看,只见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带着两个女子朝古庙走来。我赶紧退回寺庙的角落。    大汉们来到古庙,个个笑呵呵的。我却在墙角想:“这么冷的天为什么这群大汉还笑的这么开心。”突然一大汉发现了我,向我吼道:“哪来的贼人,敢偷听我兄弟们讲话?”另一大汉笑着说道:“四弟,你这粗暴脾气老是不改?这天寒地冻的,这人不过在此避雪。”一带头的大汉冷冷的说道:“三弟、四弟莫吵,这小贼衣着单薄,看似避雪,但他腰间带把剑,还是小心为妙。”其他大汉纷纷跟着说道:“大哥英明,不如把这小贼剁了下酒吃。”我听到这话心里发毛,暗暗想到:“看来这是群歹人,我不过带剑在这古庙避雪,就想把我剁了当饭菜,我还是想办法赶紧离开。”这时,两个大汉向我走来,我站起来就跑。我还没有跑到古庙门口,就被领头的大汉拦住了。我觉得这领头的大汉轻功好厉害,一晃就到我跟前。    我急忙说道:“好汉饶命,小弟有眼不识泰山,冒犯了好汉,小弟向各位好汉陪个不是。”领头大汉把刀架在我脖子上,冷冷说道:“小兄弟,你不要怕,今天你撞见我们算你幸运,你看那边那两个女子,这是我们昨晚抢来的,先给你享用一番,然后再把你宰了给我们下酒菜。”我顺着领头大汉指的方向,果真看到了两名女子。只见两名女子衣着单薄,冻得瑟瑟发抖,两眼间不停地流泪。我心有不忍,我恨不得马上把们救出火坑。我看着领头大汉,难过的说道:“多谢好汉照顾,既是如此,愿听好汉安排。”这群大汉哈哈大笑。    我慢慢走向两位女子,两位女子吓得大哭。领头大汉冷笑道:“要寻欢作乐只能在此,若要离开直接把你就地正法!”我心头一惊,暗想:“心好黑的强盗,竟然假意让我去糟蹋两位女子,然后名正言顺的杀了我。我有那么笨吗?好歹我也是行走江湖多年的剑客。”我抬起头来对好汉们恭敬的说道:“小人不敢,小人不敢。”强盗们哈哈大笑。    我很猥琐的走向两位女子,我看两位女子确实美貌,不说是国色天香也是风韵独特,却又楚楚可怜。我在江湖上也有自己的名号,面对两位女子,我一定要救她们。我不顾两位女子害怕,一直走到两位女子面前,闪电般的拔出剑。领头大汉大惊,一声令道:“宰了他。”    古庙里除了两位女子,所有人舞刀向我砍来,他们也不怕砍伤了两位女子。我冷笑一声,把两位女子轻推到五丈外,使剑刺向领头大汉。领头大汉身形一晃,退开三丈。我反手一剑刺向其他大汉,一名大汉应声倒地。其他大汉见状,既惊惧又愤怒,纷纷使出杀招。我怕伤到两位女子,虚刺一剑,一个身形晃出古庙。众好汉也跟着追出古庙,把我围在了垓心。天空中的雪越来越大,我的剑已经被雪盖住,而我身上却无一片雪。领头大汉看着我,面色略显害怕。其他大汉向我攻来,我顷刻间连刺十余剑,白雪不断变成了红雪。    大雪之中,只有我和领头大汉还站着。领头大汉表情痛苦,笑着说道:“你是什么人?好强的内功,好快的剑!”我看着大汉,只见他的双眼充满了恐怖。我说:“等会你就知道我是谁了?”我抖抖我的剑,只在剑尖处有一丝雪。我瞬间一动,剑已划破领头大汉的脖子,然而剑上没有一丝血色。领头大汉笑着道:“寒雪飞剑!”随后,领头大汉躺在了雪地之中。    我回到古庙找到两位女子,心平气和的说道:“强盗已经被我杀了,你们等雪停了,赶紧回家吧。”两位女子害怕的说道:“真的吗?你会伤害我们吗?”我笑了笑,说道:“我像坏人吗?”两位女子害怕的说道:“刚才像。”我又笑了笑,然后走到角落里坐着。我没有再说一句话。   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,一群官兵来到了古庙,他们救走了两位女子,我为安全起见同官兵们一直护送她们回家。我一向不喜欢扬名,我在两位姑娘家酒足饭饱后悄悄又回到了古庙。    只有在下雪的天气,我才有最快的剑,江湖称我为“寒雪飞剑”。

“嗨,小伙子。”车厢里巫师望着战天涯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图片 1英雄泪
第一章 皇城道上
西风紧,北雁南飞,道不尽人世沧桑,不若一壶浊酒送残春。
正午的日头晒得火热,去皇城的大道上树林茂密,一队车马行近过来,看排场,似是官家的马车,为首的看穿着模样似是一位将军,只见这位将军身披龙纹凤饰甲,头戴黄金盔,腰带纹龙游龙剑,脚踏胜龙淡金靴,胯下战马雄壮威武,决似能征善战之畜,但此时此刻这位将军却面色灰暗,双目无光的在马上坐着,几队士兵也都低头少语,面无色光的,只有随行的马车上,不时传来几声笑声,但笑声过后又是沉寂,好似这个道上,这个林间并无这么一队车马似的。
此道有我开,此树有我栽,要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。此刻,又一队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,这一队人身着布衣,有的满脸胡渣,有的怒目直视,有的横刀斜目,为首的是一个彪型虬髯大汉,似是满身的力气,全然不似文雅之人,只见那大汉嚷道我乃离此不远黑云寨大当家谢荣是也,实相的留下身边钱财,要不然看见那棵树了吗!说着便向旁边的一棵树走去,挥得刀来,嗖嗖的几刀,开始并未见树有何异样,过个一会,只见树木应声折断。那阵势,煞是逼人哪!但看那位将军模样的人正欲拔剑,几队人正做着战斗的姿势,忽然,空中传来一个声音,将军且慢,如此小贼,就让区区在下代劳如何。

“师弟,不要理他。”看到战天涯准备应答,二师兄周方立即制止。

英雄泪 第二章 不打不熟
那大汉正自得意,忽的一阵阴风袭来,猛的转身,一把长剑硬生逼来,那里还来得及躲闪,只得挥刀自护,那一剑打到刀身,又自弯曲,却是一把柳剑,但看那拿剑之人仪表堂堂,一付文生公子打扮,用剑时身形步法飘逸,绝似有高人指点。那大汉兀自躲闪不及,大嚷道:此时不来更待何时。正在此时,两把飞刀过来,截住了那公子手中的剑。那大汉幸脱一命,又嚷道:奶奶的,此刻才出来,难不成要害死老子啊!此刻方才看见,原来那近处树林之中,忽的起来一人,那人面庞显得有些苍老,大概三十多岁的年纪,着一身布衣,表情看着十分的严肃,不似经常有乐事。那公子也停了下来,缓缓说道:众位好汉,我乃是皇帝亲封殿前一品带刀侍卫陈文远,这位是我朝神威将军,太宗朝秦叔宝将军之玄孙秦耽,此次特为护送翌阳郡主回朝而来,众位若是缺钱花,我们愿留下一部分钱物算是犒劳各位好汉的,秦将军你看如何。秦将军看了一眼陈文远又看了一眼大汉,说道:也罢,既然陈大人如此说,我也不做推辞,我们这一队人的钱物尽管给你们留下一些,但有一条,公主乃千金之躯,尔等不得无礼。若敢无礼,我就算拼了这条性命也与你们血战到底。那大汉思量了一会,又叫来了刚才起来那个人商议了一会,说道:也罢,今天碰到你们算我们倒霉,钱物我们就不要了,算是给朝廷个面子,不过有一件事还要拜托两位。说着指了指那个起来的人,我这位兄弟姓康名生,三年前晕倒在这山中,我的手下发现并将他带回,我请了近地不少名医才将他治好,他醒了以后,之前的事全都忘了,后来我见他功夫不错,便让他做了二当家的,至于他的名吗!是我给起的,我以前有个弟弟,也叫康生,不过他死于瘟疫,我是终日思念,这才取了这名字。二位一位是赫赫有名的将军,一位殿前带刀侍卫可知道这世上有一位神医名曰:赛扁鹊,我想让他为我兄弟医病,不知二位可否辛苦一番。那二人相互对视一眼,秦将军言道:大当家的既然免了我们的供费,定是给了我兄弟二人薄面,大当家的既然有求于我等,纵然千难万险,我也在所不辞。好,痛快,不愧是朝廷大将军,说话干净利落,小弟我佩服:那大汉应道,这时马车内又响起一个声音,嗯!将军此言,甚合我意,说话间车帘拉开,走下一位妙龄女子,看似端庄贤淑,举止庄重得体,正是翌阳郡主。

“师兄,这人经脉尽断,已成废人,跟他说说话也无妨。”战天涯对此人有些好奇。

二师兄周方见师弟如此倔强,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半躺半坐,休息起来。

“你是谁?”战天涯问道。

“巫师纳如。”老巫师咧了咧干裂的嘴唇。

“少年,我看你骨骼清奇,天资绝佳,不过可惜啊……”老巫师叹道。

“可惜什么?”

“若是你拜在我门下,不出十年可成一代绝世高手。可惜你拜错了师傅。”

“你这老头,瞎说什么,看我一剑刺你个七窍流血!”一旁闭目养神的二师兄周方听到这话顿时大怒,拔出了手中剑。

“师兄息怒,我们堂堂名门正派的弟子,何必跟一个老头斤斤计较。”

“哼!”听了战天涯劝解,二师兄周方放下了手中剑。

正在此时,马车外喊叫声起。战天涯赶紧撩开窗帘,望向车外。

月光下,但见车外影影绰绰的立着一些黑衣人,看不清具体有多少人,战天涯心道不妙。

“师兄,你在这守着,有人要来劫囚。”说罢,战天涯跳出了车外,以防有人来袭。

四周负责守卫的士兵早已与黑衣人打得难解难分。然而令战天涯感到奇怪的是并没有看到国师的身影。

“师弟小心,这些黑衣人不知什么来路,修为不低。”不知何时,大师兄慕容永心来到战天涯身边,衣衫上赫然有些血迹。

“师兄,那人还在车里,师傅和小师妹他们怎么样呢?”

“放心,那些人不是师傅的对手。”仿佛明白战天涯心中所想。

这时,又有一帮黑衣人从两侧向巫师所在车辆袭来,慕容永心对战天涯道:“一人一边。”便奔向马车的另一边了。

“喂,小贼,往哪看呢,本姑娘在此,还不束手就擒。”一个身材娇小的黑衣人跃到战天涯面前,以剑指人。

战天涯心里莫名其妙,看着这个拿着剑指着自己并称自己为“小贼”的黑衣人警惕道:“好像姑娘你才应该是贼吧?”

“师妹,别跟他啰嗦,这小子长得油头粉面,一副油嘴滑舌的样子,一看就不是好东西,直接一剑剁了!”旁边另一个身形较为高大的女黑衣人道。

“小贼,看剑!”那身材娇小的女子一剑刺来。

战天涯不禁心中有气,称呼自己为“小贼”也就罢了,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,这女子也太刁蛮了,当即举剑相迎。

两人见招拆招,有来有回,战天涯有些惊讶,没想到这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子剑术如此精妙,二十招之内竟然不落下风,心下暗想对方是什么来路。

“呔,那小淫贼,竟然敢欺负俺师妹,吃俺一棒!”一个铁塔般的黑衣汉子舞动手上的铁棍朝战天涯挥来。

战天涯虚晃一招,向后一跃,拉开了与那黑衣女子的距离,待看到黑衣男子袭来,又斜剑向那铁棍挑去以此来卸去部分的铁棍之力,待到剑棍相交之际,战天涯虎口一阵发麻,就连手中之剑也差点被震飞。战天涯心道这人好大的力气,看来不能硬碰,只能以巧取胜。

“怎么样,淫贼,知道你爷爷的厉害了吧,哈哈哈。”那黑衣汉子笑道。

战天涯暗道晦气,今天碰到的这些黑衣人脑子都有些不正常,啰里啰嗦,劫个囚车还这么多废话,说废话也就罢了,还喜欢逞口舌之利。

望着面前这个实力高强脑子却有些问题的大汉,战天涯不退反进,挽出几个剑花,向那大汉刺去。

“喂,小贼,想不到你人长得俊,就连剑法也这么俊,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是绣花枕头,中看不中用呢。”不远处的那个娇小的黑衣女子笑道。

听了这几句话,战天涯心中的火气更盛,怒道:“小丫头,休逞口舌之利,有本事咱们比划比划,看谁是绣花枕头,中看不中用。”

“呸,小淫贼,你以为本姑娘傻啊,会跟你这个居心叵测的人比划。师兄,狠狠的揍他。”

“放心,小师妹,这淫贼交给俺了。”那黑衣大汉见战天涯剑法有些精妙,不敢大意,将铁棍向剑花中心处探出。

战天涯一看对方探出铁棍,知道这只是试探,便虚招变实招,突然一剑往对方肩头刺去。那大汉将铁棍往身前划去,想要通过剑棍接触的瞬间将战天涯手中的剑震飞。

但见战天涯手中剑的角度忽变,突然由刺肩便削腿,那大汉未料到战天涯剑法如此多变,闪避不及,大腿被划开了一道口子,还好只是皮外伤。

那大汉顿时状若疯狂:“啊······小子,你把我给惹怒了!”

战天涯并不答话,只是捏了个剑决,静静等待对方的下步动作。

那大汉如同一头发疯的野牛,朝着战天涯冲来。待到近身时,一棍向战天涯挥来,战天涯听到那棍所挟带的风声,知道不可硬挡,便闪身躲开,那大汉趁战天涯闪身之际,一步抢上前去,又是一棍挥来,如此反复,战天涯不禁心中叫苦,这大汉好矫健的身手,如此躲下去早晚会被那根棍子击中。

既然躲不了,那就只能行险了。战天涯一个就地打滚,向对方身前滚去,同时一剑刺向对方小腹。那大汉似乎也没料到战天涯如此大胆,看到那刺向自己小腹的一剑,慌忙一脚踢出,同时将手中的铁棍改挥为砸,砸向战天涯。

看到对方砸向自己的铁棍,战天涯直接变招,一招白虹贯日向对方拿铁棍的那只手削去,如果对方拼着断去一只手臂也要重伤自己的话,那也没办法了,如果这一棍砸实了,恐怕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,再也看不到小师妹了吧,想到小师妹,战天涯微微翘起了嘴角,眼里闪现一丝温柔的笑意。

“住手!”

就在那黑衣汉子准备一棍砸向战天涯的瞬间,远处一道声音响起。

那黑衣汉子顿了一顿,转头看去,吼道:“放了我师妹!”

原来,慕容永心在击退车厢另一侧的黑衣人后,立刻赶了过来,看到战天涯处于危险之际,利用声东击西之计,假装与对方的大师姐比拼,实则趁对方小师妹不注意时,虚晃一招,擒住对方小师妹,以此来作为要挟的筹码。

“喂,臭流氓,听到了么,我师兄叫你放了我,还不快放手!”那娇小的女黑衣人怒道。

然而慕容永心并不回答她,而是对那汉子说道:“你放我师弟过来,我便放了你小师妹。”

那黑衣汉子朝后面的大师姐望去,大师姐点了点头。

“好,我答应你,你要是敢伤了我小师妹一根毫毛,我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大卸八块。”那黑衣汉子恨恨道。

“喂,小淫贼,这次算你运气,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。”那黑衣汉子一把拎起战天涯,向慕容永心处推去。

待战天涯走到面前,慕容永心打量了一下,见师弟并没受什么伤,便解开了那个娇小女黑人的穴道,把她放了。

“哼,走着瞧!”那娇小女黑衣人朝战天涯瞪了一眼,说完便回到了黑衣人队伍中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